【大马人驻港心事三之一】屋小工时超长科技专才陈世荣拟为钱长住

2020-06-12|浏览量:509|点赞:363
【大马人驻港心事三之一】屋小工时超长科技专才陈世荣拟为钱长住【大马人驻港心事三之一】屋小工时超长科技专才陈世荣拟为钱长住【大马人驻港心事三之一】屋小工时超长科技专才陈世荣拟为钱长住【大马人驻港心事三之一】屋小工时超长科技专才陈世荣拟为钱长住【大马人驻港心事三之一】屋小工时超长科技专才陈世荣拟为钱长住

过去十年来,陈世荣全马跑透透,从一个州属跑到另一个州属。他从事信息技术行业,需为公司的客户提供科技系统上的服务。这份工作十分忙碌,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加班,工作压力也不小。然而,它的薪金丰厚,而且有机会被委派到各个城市工作,也称得上是边工作边到处走马看花。

“我本身就喜欢到处旅行和旅游的工作,不是很喜欢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

2017年2月份,他被公司委派到香港长期工作。那是一个相当难得的机会,让他可以到一个全新的地方生活。而过去一年在香港的生活,他已经慢慢适应,在这里生活不算来去自如,但也算是上了轨道。“最不习惯的是香港的住所都很小。我住的是大约400平方尺的三房式公寓。从我们家的客厅,可以清楚看到邻居家在做的事情。距离很近,感觉很奇怪。”

晚上10点钟下班以后,陈世荣独自在公司附近的茶餐厅吃饭。他点的是最经济的50元港币的滷肉饭。安静地吃着饭,无意间听到隔壁座的年轻人抱怨妻子的话语。他继续安静地吃晚餐。过后,前座的情侣大声说起私事,毫无遮掩的,根本不担心餐厅里的其他顾客听到。

“在香港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大伙儿无论男女老少说话都很大声。茶餐厅里,因为空间小的关係,桌椅都是共用的。很多时候旁边都是坐着不认识的人。香港人敢怒敢言,知识也很丰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大伙儿都会聊得很开心。”

在港难买大马香料烹煮

他说,最有趣的就是可以在他们的谈话中听到许多趣事。如果一对情侣在聊着私密的事情时,他们也不会窃窃私语,以平常说话的声量去讨论。“有时听得我都害羞了。”

大马人到新加坡、台湾和中国工作的例子不少,但去香港工作的大马人并不多,而陈世荣就是其中一人。

驻马来西亚的前公司早年曾委派他到香港短期工作,当时,他最多也只是在香港工作两个月。因此,对于香港,他不算陌生,但也称不上是非常熟悉。

“由于香港的住处小,我本身的房间并不大,就大约是一张双人床的大小。初期到来,我都会儘量到外头去,以减少在家的时间,因为住处的空间太小,封闭的设计很不舒服。所以我都会儘量到外头找事情做,可能是去跑步之类的。”

一年过了,他对香港的生活还是有许多的不习惯。偶尔下班时间稍微早一些,他便会在便利商店买一些简单的食材,再回到住处烹饪。

“能省则省。在香港要找到马来西亚的香料很难。我都尽可能準备一些家常便饭,煮得方便也省时。

上班忌迟到早退

相较于马来西亚,港币的汇率极高,那也是促使陈世荣当初漂洋过海工作的原因之一。

“我还有很多房贷之类的东西需要缴付。每个月大部分的薪水,我都是寄回马来西亚,所有能够省的我儘量省,在外工作也不会把太多钱花在娱乐消遣上。”

香港的工作环境比马来西亚的竞争及压力都更大。“我是一名科技人员,所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非常谨慎。倘若不小心说错话,我们的谈话就会变成客户找麻烦的把柄。”

陈世荣认为,香港的客户比大马客户来得苛刻,且处事上会在鸡蛋里挑骨头,遇到任何小事都会聚在一块儿开会,然后在会上闹得天翻地覆。“偶尔遇到很会推卸责任的人,就更加头疼。”

上班时间迟到早退在香港是禁忌,在马来西亚的工作时间反倒显得较为轻鬆。“早上上班最多给你迟到10至15分钟,不多不少。若迟到15分钟以上,上司就会直接叫我们请假。”

準时下班被视为工作量少

陈世荣的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到傍晚6点。但他从来都没有準时下班,平均每天工作到晚上八点多,甚至到十一点多才收工。

“若是準时下班或早下班,上司会认为是我们的工作不够多。然后,他们会给我们更多的事情做。曾有位同事6点15分离开公司,结果,上司怀疑他的工作量太少,后来就给他加倍的事情做。所以,我们通常都不会在经理或上司下班之前离开,也几乎没有人敢比他更早下班。”

香港的人口稠密,是亚太区重要的经济区。竞争的社会环境让大伙儿长期处于一个高压的状态下。

“相比之下,之前在马来西亚工作的情况就没有那幺大压力。大伙儿说话的语气也没有香港人来得直接。大马客户说话的方式委婉,也不那幺吹毛求疵。”他补充。

香港的工作非常忙碌。有时就连吃午餐的时间都没有,或只能花短短的10分钟来吃午餐,就得继续工作。“

此外,他形容忙碌的程度,是让人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早上手机充满了电力上班,下班后手机电力还有70巴仙,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刷手机。”

街上遇见王祖蓝蔡少芬

世荣每天早上七点準时起身。在家里泡了一杯麦片后,梳洗完毕以后便匆匆喝下麦片即去上班。

他说,他从家里出发到公司需耗时大约一个小时,而他也必须搭乘地铁和巴士,才能抵达公司。

回家的路途也一样,而比起人挤人的地铁,他更喜欢搭公共巴士,这样一来就可以多了些休息的时间。下班以后,他在附近的茶餐厅吃了些晚餐后就回家。

梳洗完毕后,也差不多到了就寝的时间。他每晚12点就入睡。规律的生活作息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更有纪律的人。他每天的时间几乎都被工作佔据,但这或许就是外出工作所要付出的,生活总是在取捨之间。

“每逢週六,我都和当地朋友去徒步,週日在教会待上整半天的时间。”即便工作忙碌,他仍不忘给自己保留足够的的消遣时间。

他认为,香港的治安比马来西亚好很多。

“外出跑步时,我都不用提心吊胆,不用害怕遇到劫匪。偶尔还可能会遇到明星呢。”有好几次,他便在街头发现好几位明星,如王祖蓝、蔡少芬等。

或申请港永久居留证

陈世荣排开忙碌的工作,每两个月返马探望家人。“我会订週五最晚的班机飞去吉隆坡,週日最夜的班机回到香港。即便只是个週末的匆忙行程,我也觉得非常足够。”

现年33岁的世荣不否认有意长期在香港发展。“说到底,其实都已经慢慢喜欢这里的生活。它的经济状况是我主要的考量。赚钱和存钱则是主要目的,可能至少在这里待到我拿永久居留证为止吧。那可能需要另外8年的时间。在那之前,我都不会计划离开。”他说。

“如果我以后在香港成家立业,那就真的不会再回去马来西亚定居了。”

他说,他始终是一名念家的人,而他的另一个愿望便是存够了一笔钱后,回到大马经营小生意,过着写意轻鬆的生活。

他想念在马来西亚时的自由自在,也想念在马来西亚可以自由开车北上南下,更想念马来西亚的乡土人情。 

但始终,他仍旧需要先把眼前的现实问题给解决了,才能追逐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