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移回美国製造对 Apple 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2020-06-07|浏览量:240|点赞:618
iPhone 移回美国製造对 Apple 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2016 年 11 月 8 日唐纳‧川普(Donald Trump)跌破全球眼镜当选了美国第 45 任总统。虽然他选前有许多惊人之语,但本来这是美国的家务事,而且选前预期其当选机率很低,许多人包含笔者在内对其言论并不是这幺在意,没想到选举后他即将变成地球上最有权力的人。他在选前的许多言论也迫使社会正视他的所有言行。

而对一般消费大众,像是要去与墨西哥边境之间筑墙,除了墨西哥人之外的其他国家人民大概没什幺人会在意,但是他许多反自由贸易,筑起贸易壁垒的举动,却会影响全球经济,尤其是他选前要求把 iPhone 的製造移回美国,特别与全球消费者有关,因为这牵涉到未来 iPhone 的成本与定价,而川普本人也曾抱怨台湾、中国等国家抢走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是否真是如此?

苹果对 iPhone 定位

在讨论 iPhone 是否可移回美国製造之前,得先探讨 iPhone 本身在市场定位。iPhone 基本上可算是手机界的豪华品牌,当然其市场定位并非如 Vertu 一样走的是金字塔顶端的顶级奢华产品,但以其市场定位及策略,从已故贾伯斯过去想法延续的公司策略,最典型案例的就是挖角 Burberry 执行长 Angela Ahrendts 出任 Apple Store 资深副总裁为例,苹果绝对是以时尚甚至接近精品化做为其产品设计的目标。

除此之外,如果大家有注意到苹果产品的包装,从外观纸盒就知道其质感绝非一般产品。根据日经设计介绍,历代包装 iPhone 的纸盒不会因为其厚重且体积大而有任何钝化的现象,而保持俐落剪裁来呈现其高质感(Apple Watch 包装纸盒也如此),在日本贩售的宝格丽(BVLGARI)单颗巧克力即採这种方式包装。

iPhone 是苹果实践这个市场策略最成功的产品。根据统计,iPhone 囊括了至少超过 9 成以上的全球手机获利(甚至有统计超过 100%,如果纳入很多竞争对手亏损考量的话),而对一个强调时尚的类精品产品,专注成本的低价绝非是首要目的,故 iPhone 实机上的製造地并非如其他产品只写 Made in XXX 如此简单,而是强调 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由位于加州的苹果设计,在中国组装)。显而苹果特别要消费者知道,iPhone 不只是由在美国、而且还是加州的团队所设计,只是在中国最终组装,实际上 iPhone 产品还是创造在美国很多研发、行销的工作机会。

零组件来源偏重亚洲

如果组装回到美国,那对目前供应链而言会有什幺影响?目前 iPhone 零组件供应商虽然来自全球不同公司。以 iPhone 7 为例,AP 由苹果自行设计、Modem 由 Qualcomm / Intel 提供、DRAM 由 Samsung / Micron 负责、NAND 由 Samsung / Toshiba 供应、Wi-Fi 为 Broadcom、镜头模组内的 CIS 由 Sony 供应、镜头由大立光提供。虽然理论上为分布全球提供,但事实上即使是欧美公司所供应的零组件,实际上也在台湾的台积电製造,包括 Qualcomm 9×45 / Intel 736 modem(28nm)、Braodcom(28nm)Wi-Fi chip,甚至苹果本身的 A10(16nm)处理器(这也是台积电近年来股价表现出色的主因)。

虽然在关键 IC 部分,台湾公司并没有直接打入 iPhone 的供应链,但是在 IC 后段的封装、系统软板与镜头的部分都有台湾厂商切入。由于对于消费者对个人行动装置(包含手机与穿戴装置)越来越要求轻薄,系统级封装(Silicon In Package / SIP)越来越普遍,也包含台积电应客户所需提出 INFO,客户常常透过 Known Good Die(KGD)直接送至客户指定的封装厂,而全球前三大封装厂也都位于亚洲,亚洲做为目前关键 IC 供应链的地位由此可知。

除了上述欧美公司以外,日韩由于拥有出色的半导体工业,在 DRAM 由 Samsung / Hynix / Micron 3 家独霸。Smasung / Hynix 工厂位于亚洲故不待言,其中唯一 DRAM 供应商的美光其实其来源也大部分来自之前美光购併尔必达的日本广岛厂(尔必达拥有手机所需要的 LPDDR 技术)。而在 iPhone 内所使用 NAND 也来自 Samsung 与 Toshiba。

日本厂商除了最大宗的面板由 JDI 提供外,亦参与在 iPhone 内的许多被动元件供应,包含 Murata、TDK。而在 iPhone 内的大型物件如机壳、电池等都在中国製造。 故如以零组件製造计算,亚洲几乎佔了 iPhone 产地的 95% 以上。

组装移地将垫高成本

现代资通讯技术日新月异,技术也越来越複杂,零组件供应商提供的支援也越来越多。在 iPhone 开发期,常常有需要供应商的 FAE 需要去解决各种疑难杂症。量产后也有 RMA 的需要。iPhone 以高品质标準生产,对供应商的要求相当严苛(这也是 iPhone 可靠度相当高的原因)。

按照苹果自己的看法,他们对品质的要求至少接近车规,所以导致相当大的技术支援需求,以目前製造商群聚于亚洲的现况,减轻了供应商不少负担,但如果製造地移回美国,虽然这减少了 iPhone 开发工程师需要从美国飞到亚洲的旅费,却增加了更多供应商需要的花费与时间。

目前手机在强调功能越来越多下,却越注重轻薄。这表示组装的複杂度将每次遇到更大的挑战。这幺轻薄的体积下,手机製造工厂较难像汽车厂一样可以大部分都使用机器人工作。即使某些像 Reflow 的工作可以透过机器完成,仍需人工(技术员)检验,不可能完全不需人力的介入。

而从 Sony 手机引领的防水功能以来,目前几乎所有旗舰手机几乎都拥有防水功能,iPhone 7 也首次纳入 IP67 标準,而通常手机的防水功能都透过防水胶人工黏贴完成,面对越来越轻薄、越来越细緻的手机,机器人目前很难完全在手机组装取代人工,而这对高工资的美国而言,将会是更大的挑战。

组装人力成本是难题

而苹果所採取的时尚策略,如上所述特别重视使用者,为了让 iPhone 粉丝们可以有最快、最好的开箱体验,在工厂组装封装后,就会送到终端消费者手上后才会被打开。这让组装的工作特别重视手工的清洁与包装。而每次新机发表,如今年(2016 年)发表的经典曜石黑之 iPhone 7,为了因应果粉们可以尽快拿到新机,每年 7 月开始所需的人力又会较上半年大幅增加;而手机组装如果回到美国,美国是否有足够的场地与弹性的人力资源(包含美国製造业工会的势力)将会是非常大的挑战。以富士康为例,其在中国深圳的工厂员工就超过 20 万。

虽然组装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工资源,但 iPhone 的组装成本实际上只佔其总物料成本(BOM)非常低的比率,许多的拆解分析机构如 Techinsight、Fixit 等估计其组装成本都不到 5 美元,虽然整个手机 BOM 几乎都超过 200 美元以上(不含iPhone SE),而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更是超过 649 美元,其有效的执行如其他精品业(如 Burberry、LV 等)得到高毛利率由此可见。

故如果 iPhone 组装业真的回到美国,如果苹果要维持现行高毛利率,定价势必往上再调 200 美元以上才行(想想其他精品在欧洲製造的订价),而现实是最近两年高阶智慧型手机的成长率远远不如过去,也远低于低阶手机的成长率,这是因为欧美日市场智慧手机已经饱和,只剩换机潮可以期待,这也是苹果为何要推出 iPhone 5c 或是 iPhone SE 来抢佔中阶手机市场的原因。

可思考另创高阶副牌

由上所述,如果以现在 iPhone 的市场定位和行销策略,把最终组装移回美国非常不明智,不管有没有调高定价,最终都会伤害苹果股东利益。而经济发展最重要优先是产业升级,而非走回头路为了寻求量的提升而不顾经营品质。在资通讯领域当其他同业纷纷进入人工智慧、深度学习,甚至以物联网做异业整合,如发展金融科技(Fintech)等,或者继续耕耘软硬整合,结合更多内容服务来因应 Google 与 Facebook 的竞争,苹果应该持续往此方向前进才是股东所乐见。

虽然笔者并不主张把目前 iPhone 组装移回美国,但这是以目前 iPhone 所着墨的市场定位策略而言,如果苹果真的要有美国製造的 iPhone 来回应新总统的期待,笔者倒会建议苹果不妨另立新的 iPhone  品牌,仿照 Vertu 推出更高阶、顶级奢华的新 Apple Phone(当然需要另立新 Logo 与新的品名),例如 Armani 旗下有众多不同次品牌,主打不同的市场定位,此顶级奢华的新品牌 Phone 所标榜的美国製造,将会如 Vertu 宣称的 Made in UK 一样变成是此产品的助力而非阻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