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还能做医学研究?看看学者教授怎幺说

2020-06-07|浏览量:629|点赞:266
iPhone 还能做医学研究?看看学者教授怎幺说

自 2007 年以来,iPhone 已卖出超过 10 亿支。我们手中每支 iPhone,不仅是十项全能的智慧手机,也是陀螺仪、摄影机、触控萤幕等各种元件的集合体。

你可能每天都在用 iPhone 玩游戏、看电影,但你可能想不到,手里握着的 iPhone,居然还可以用来研究疾病?

当 iPhone 参与医学研究

Oliver Aalami 是史丹佛大学研究周围血管疾病的专家,这是一种常见肢体血管的疾病,典型症状是,病患走动时,腿部等患处就会感到明显疼痛,休息一段时间后,病痛又会逐渐好转,如此反覆,久久难治。

周围血管疾病的病状程度通常与病人的活动量有关,因此,医学界常用的诊断方法是「6 分钟走路测试」──顾名思义,就是让病人在医护人员的照看之下一边走路、一边记录数据,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这种测试方法看似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仍有诸多不便。

iPhone 还能做医学研究?看看学者教授怎幺说

身为周围血管疾病的研究者,最让 Aalami 头疼的事是,不仅很难招募合适数量的患者,且让每名病患都在医护人员照料下进行多次测试,显然也不实际。

2015 年,就在人们为 12 万元的 Apple Watch 议论纷纷之时,苹果同期发表的 ResearchKit 却让 Aalami 看到新的研究方向。

ResearchKit 是一套针对医疗研究领域的软体架构,可用于开发各种 App,帮助研究人员收集多样化医疗数据。

Aalami 的团队最终藉助 ResearchKit 开发出一款名为 VascTrac 的免费 App,这是一个专门做「6 分钟走路测试」的应用软体。

iPhone 还能做医学研究?看看学者教授怎幺说

病人随时都可用 VascTrac 测试,透过调用 iPhone 各种感测器,iPhone 获取病人的心率、时间、路程等数据,并透过网路反馈给研究团队,过程只​​花不到 15 分钟。

得益于 ResearchKit,Aalami 的研究不仅能更方便快捷取得医疗数据,同时也更容易招募参与研究的患者。

2017 年夏季,Aalami 招募到 180 名 60 岁以上病患,完成计画的核实验证。

2018 年的夏天,Aalami 还将开启第二轮招募,将找来 100 名病患,在可控制的医疗环境下试验,之后再让患者回家测试,透过比对两者数据,更有效地改善测试 App,并联合药物公司研发新药,进一步完善医学研究。

产后忧郁会遗传吗?手机或许能帮忙找到答案

透过 ResearchKit,不仅可进行身体疾病的医学研究,对于精神疾病的研究也大有裨益。

北卡罗莱纳大学的研究者 Samantha Meltzer 正在进行名为 PPD ACT 的研究,她们的研究发现,平均每 8 名产妇,就有一名产妇患产后忧郁症──那幺,产后忧郁症是否有先天性倾向,会不会与遗传有关?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PPD ACT 需要大量女性样本。可是要如何才能找到够多产妇,又要透过什幺方式筛选合适的女性?

iPhone 还能做医学研究?看看学者教授怎幺说

最终,Meltzer 的团队利用 ResearchKit 开发出名为 PPD ACT 的 App,内建一套完整的调查问卷,受访者除了回答一些问题,App 还会调用 iPhone 麦克风、镜头等,来检测受访者的精神状况。通过测试的女性,团队将会寄给她一份口水採样包,用于採集 DNA 研究。

2016 年上线之后,超过 16,000 名女性下载 PPD ACT,该团队寄给其中 5,300 多名实验者口水採样包,最终有超过 3,200 个样本正在基因定序。

目前,PPD ACT 已经在美国、加拿大、丹麦、英国、澳洲等国家上线。Meltzer 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快、最大规模的基因採样,她希望藉助这个计画,逐步扩大受访者範围。

口袋里的科技,让医学走得更远

经过 3 年发展,基于 ResearchKit 开发的医疗计画越来越多,以往需要在实验室、医院才能完成的实验,如今用 iPhone 也可以完成。

透过 Autism & Beyond 这款 App,可以利用 iPhone 的前镜头配合创新的脸部辨识演算法,分析年龄小至 18 个月的儿童对影片的情绪反应。孩子不必当面接受专科医生检查,透过手机即可进行自闭症的筛查和诊治。也有像 mPower 这样诊治帕金森氏症的 App,藉助 iPhone 的陀螺仪等功能来测量参与者的灵活性、平衡性、步态和记忆力,帮助研究人员诊断及更了解帕金森氏症。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ResearchKit 正被更多研究者接受,逐渐成为现代医疗的一部分。

当然,ResearchKit 也有一些问题,比如,每个人使用手机的方法差异很大,因此收集到的样本数据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差异。

但对研究者来说,透过手机,可以不受时空限制招募到更多参与者;可让研究走出实验室,到达世界各个角落。

正如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 Helen Link Egger 博士的期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