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肺癌肾衰竭耗尽积蓄‧贫病姐妹愁医费

2020-07-10|浏览量:178|点赞:867
患肺癌肾衰竭耗尽积蓄‧贫病姐妹愁医费(吉隆坡7日讯)一对苦命姐妹于两年前同时罹患严重疾病,姐姐被证实患上肾衰竭,不但引起双脚关节炎,也患有糖尿病、高血糖和高血压,造成她经常头晕和手脚发软;至于妹妹则患上肺癌,自接受电疗后她的双脚一度瘫痪、严重脱髮、甚至记忆力衰退。因着百病缠身,姐妹俩为此被迫辞职,靠仅剩的积蓄治病和过活,然而,在储蓄渐渐耗尽下,姐姐如今拖欠好几千令吉的医药费而无力偿还,妹妹则无钱就医,急需公众伸出援手。亲戚偶尔支助过活在蕉赖金鱼村斯里柔佛人民组屋的姐姐黄春莲(60岁)和黄春英(56岁)恰巧于2009年患病。其中黄春莲被发现肾脏衰竭时,曾北上槟城寻求中医调理身体,但病情一直没有好转,还日益加剧,回来吉隆坡后她到国大医院求诊时,医生即刻要她洗肾,否则性命不保。如今黄春莲不单得长期洗肾,随着年龄的增长,糖尿病、高血糖和高血压也纷纷找上门来,令她承受双倍的煎熬。她接受《》访问时说,自患病后,她便经常感到痛晕和手脚发软,唯有被迫辞去保姆的工作,专心在家养病。“失去固定的收入后,我只能依靠储蓄及亲戚偶尔的医药费支助过活。”黄春莲与丈夫育有一儿一女,不过丈夫与儿子已过世,她目前跟妹妹黄春英、女儿和两个外孙住在人民组屋的一个单位内,并由女儿照顾起居饮食和负责载送她到洗肾中心和医院複诊。“女儿是单亲妈妈,她在幼儿园执教的收入不多,还要照顾自己的两个孩子,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替我治病。”她感慨地说,其实儿子生前孝顺她,大学毕业后拥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可惜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令她失去一个乖巧的孩子。儿车祸亡夫病逝
曾患忧郁失忆症15年前,黄春莲唯一的儿子到新山工作不到3个星期就遇车祸逝世,随后丈夫也在4年前病逝,留下她与女儿相依为命。她说,自儿子逝世后,她曾患上轻微的忧郁症和失忆症,终日不能安眠,因自觉待在家中心情郁闷,于是她总爱在半夜溜出家到街上游蕩,累了就坐在巴士候车亭或轻快铁站的椅子上歇息,甚至就这样睡在桌椅上直到天亮。吃错药致记性差“家人都知道我有这样的习惯,但他们没有办法阻止。有时候出门后,我就忘记了回家的路,直到被朋友发现,他们就带我回家。此外,因为每天吃错药,也导致我的记性越来越差。”黄春莲的家里摆满一袋袋的药罐,她每天需吃七八种不同的药物,一不留神,很可能吃错。为了方便她辨认,女儿为她分类药物,将同种类的药放在一起,所以现在她的记性和精神已逐渐好转了,也不再经常半夜出门游蕩。她披露,因必须服药控制病情,药物造成她胃口全失,往往得煮些酸辣食物或吃酸梅开胃,但效果不彰。“以前年轻的时候总是忙碌工作没有时间睡觉,现在年老有病了,想要好好睡一觉都很难。”她感慨地说道。她称,现在她唯一的希望是,女儿和两个外孙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电疗脱髮失忆称在“等死”与姐姐黄春莲落得同样悲惨命运的黄春英,声泪俱下地说,她是在“等死”。2009年,黄春英突然一直咳嗽个不停,经医生检查,这才诊断出她患上肺癌,令她痛苦的是,她在接受电疗后却出了一连串的后遗症,双脚一度瘫痪、更造成她严重脱髮,甚至记忆力逐渐衰退,连她在哪个医院看病、接受了多少次疗程等都已忘得一乾净。在双重打击下,她自此失去了乐观的态度,终日忧郁地过日子,甚至停止看病。对于自己的遭遇和不幸,黄春英受访时多次忍不住老泪纵横,还多次情绪不定地表示自己是在“等死”,直说自己的病已经是绝症。庆幸的是,经过朋友的细心照顾和开导下,黄春英的双脚已渐渐康复,但走路时还是会感觉发软。此外,她也听取朋友的劝告,答应将在近日回到医院複诊。提起黄春英的家庭状况,她说,15年前她和丈夫离异后便跟女儿相依为命,她唯一的女儿也是单亲妈妈,母女俩一起住在金鱼村斯里沙巴人民组屋。不过,由于她经常到姐姐家住,所以也不太清楚女儿和外孙女的状况。关节炎爬楼梯跌伤脊椎肾病造成黄春莲的双脚罹患关节炎,由于人民组屋没有电梯,住在3楼的她得上下楼梯,非常吃力、也很痛苦,曾经她就在上楼梯时跌下楼,不慎伤及脊椎,所幸并无大碍。她说,因每週要洗肾3次,所以上下楼梯是无可避免的折磨,每次她只好硬撑着身体,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一手撑着墙壁,小心翼翼地走下楼。“自从上次从楼梯摔下来弄伤脊椎后,我现在上下楼梯时就更加吃力了。”马华助申请援金洗肾福利马华志工团兼福利组副主任萧贵清说,他已经为黄春莲申请福利局的乐龄人士300令吉津贴,还有免费洗肾福利;至于黄春英,他会协助申请贫困人士福利金80令吉的津贴,同时也会劝告黄春英重新接受治疗。萧贵清在金鱼村内经常协助贫穷人士处理政府福利局事务,他说,基于当年的洗肾费对穷人而言是项很重的负担,因此黄氏姐妹向他寻求协助时几乎“跪求”要他帮忙。黄春莲曾通过萧贵清向外界筹募洗肾费,可惜这笔义款已经所剩无几,如今,两姐妹坐困愁城,唯有向《》求助,希望公众能发挥善心,协助她们。每月药费1600元黄春莲现在在一家私人洗肾中心洗肾,每週洗肾3次,每次的洗肾费为110令吉,打针则额外付40令吉,一个月下来,她必须承担至少1600令吉的医药费。虽然她每月领取福利局的80令吉津贴,但仍不足以支付这笔洗肾费,结果长期下来,她大概拖欠洗肾中心数千令吉,庆幸朋友协助她缴付打针费。“之前国大医院福利局见我身世可怜,没钱再缴付额外的洗肾费后,曾首开先例批准我留院免费洗肾两週,让我很感激。”‧2011.05.0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