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真的有平等吗?

2020-07-25|浏览量:544|点赞:709

有一次跟一群男大学生演讲性别议题,有个男同学开头就问我:「老师,你觉得男女真的有平等吗?」我反问他:「你们的看法呢?」于是这群工科男大生,开始描述他们的经验。

男女真的有平等吗?

这个一向都是男生的工科系所,自从系上开放甄试管道之后,开始有女生加入,然后在这清一色男性的科系掀起波涛。他们说:「男生女生不可能公平的啦!我们班上的女生,她们的作业做得再烂再差,只要跟老师哭一下,老师就会通过;还有喔!他们如果跟学长撒娇一下,学长就会帮他们做。」

我们继续讨论,为什幺身为男性的老师跟学长会这幺做呢?大家一致的反应就是「谁叫他们是女生,女生只要显现出柔弱,男生就吃不消,不对他们好,好像在欺负他们,而且男生本来就应该要照顾或保护柔弱的女生。」但透过这样换取功课的利益,这群大男孩心底感觉超不公平的。

当我半开玩笑地反问他们「如果你们觉得不公平,那你们敢像女生一样这幺做吗?」大家马上笑着说:「谁敢啊!」「如果我们跟学长撒娇,应该不是被白眼,就是马上被揍一顿。」「如果跟老师哭,老师应该连理都不理,还想说男生哭什幺哭!」

这还真不公平,同样的方式,女生用有效,男生用就无效,怎幺会这样呢?不是这群男孩「不愿意」跟女生用同样的方式(手腕)来减轻作业负担,而是这个社会也不会买单。我们最后的结论是,原来男性被期待成为社会的「柱子」,要够硬、要有担当、要照顾女人、要成为依靠……。无怪乎,男人的苦要往心底藏,眼泪要往肚里吞,如果表现出来,只会显得自己的懦弱。那男人也是人,当男人受伤时,需要被照顾或是协助时,可以找谁?可以怎幺办?

对话梳理的同时,这群大男孩们对那些使出「女性手腕」女同学的怨怼里稍稍放了出来——让男女彼此不公平的,是背后这种性别结构,无论男女,只要是服膺这套游戏规则,就都成了压迫的共犯。他们也意识到,想要男女平等,能做的不是去挞伐女同学的手段,而是改变看待男性、女性的眼光,能不能回到以「人」相待。这需要当他们有一日成为老师、学长时,不再买单女性使用表面看似柔弱求助、骨子里是符合社会刻板印象的手腕来获取好处;当有男性愿意表达脆弱时,不再用「鲁蛇」、「没用的男人」来看待他们。我们必须改变看待男女的方式,也才会让男人相信,这个世界容得下自己的脆弱与眼泪。

行笔至此,回头感谢女权运动的先驱们,他们让我们见识到在父权社会里,女性许多的权益被剥夺,而且以保护之名压迫。然而,如果我们要把性别运动继续推进,我们恐怕不能将性别平权运动,解读成生理女性与男性之间的战争,而更去看见父权社会同样也在限制男性的发展空间,让男人只能成为某一种「强」,而无法示「弱」的样子。这些从我们很小的时候,都在潜移默化。

刚过完儿童节,不知道你是否留意过百货公司里的玩具,如何分别男女。就连便利商店某款畅销蛋型巧克力,他们就索性直接分成蓝色男孩的蛋、粉红色女孩的蛋,里头分别附赠「不同性别」的玩具,这些都在複製与灌输,男孩应该喜欢蓝色和那些车子、刀剑攻击性的玩具;女孩应该喜欢粉红色和那些娃娃扮家家类的玩具。如果我喜欢的跟社会期待的不一样,那会怎样呢?

我想起一个男孩,他很喜欢玩芭比娃娃,但父母却非常反对,甚至直接将他的娃娃丢掉。因此,他明明很爱,却深深害怕别人发现他喜欢。如果我们要责备他的父母,不妨想想,作为他的父母会有的压力,其实不外乎担心这个社会如何看待我这个「怪」小孩。

回到一开头同学们的发问:「男女真的有平等吗?」与其说这是假议题,不如说男女平等这条路还需要很多的努力——不只是还给女性跟男性同样的权力,更需要我们看见这个性别框框,不只限制女性,也限制男性,让我们允许并鼓励男性表现出人性里的脆弱面,更需要我们尊重每个人从小就可以如其所是的做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