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老少齐来亲近耶稣

2020-07-25|浏览量:862|点赞:323

◎罗颂恩(东海大学美术系讲师)

在基督新教色彩的艺术发展过程中,德国画家Fritz von Uhde(1848-1911)于1884年所绘的第一张宗教画《让小孩到我这里来》,提供了观者一个深刻思想的契机,对身处于现代社会的我们来说别具意义。熟悉现代艺术的读者应当不难察觉,这件作品的画风是贴近十九世纪的写实主义与印象派。而进一步地推敲之后便能明白,「写实」将会是这件作品的关键所在。

艺术发展呼应大时代趋向
就艺术发展的脉络来看,这个写实出现在法国画家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1819-877)的《碎石工人》(1849)画作上,也出现在1874年的「印象画派」之中。对后者来说,这一群不再以法国艺术学院作为美感表现指标的画家们,如莫内(Claude Monet, 1840-1926)、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等人,开始走到户外直接面对光影作画,或者观看街上行人、火车站和城市大街等场景,将这日常而非高雅或神圣之对象视为绘画的主题。

男女老少齐来亲近耶稣

库尔贝-碎石工人

这些今日看来自然而然的画面,对当时代而言是脱离传统绘画法则的一大步,是抛弃描绘再现经典典故的「现代创作」型态;而那些在画面上突起的笔触肌理、还未混色完成的相邻颜料,竟也被这些印象派画家视为正式创作,这般刻意的表现,正寓意着艺术创作的状态已开始从学院美学的理性精準、无痕无瑕的品味脱离,进入一个现代人普遍认知的艺术创作概念之中——人存在的随心所欲与自由无拘。

若将这样的艺术发展状态与大时代相互对应,会看见这正是法国社会趋势的写照。从1789年的「人权宣言」开始,经隔年法国通过的「教士法」将教会纳入国家之下的一个部门,基督信仰原本作为社会核心的公开角色逐渐退居至私领域。1793年八月十日,法国学院艺术家大卫(Jacques-Louis David)为法国共和规划盛大的国家庆典。他着手研究教会与宫廷仪式,并以相反的方式构成整个活动。在此之中,原本应该出现在国家庆典末了的天主教弥撒(基督教圣礼)已被移除。这个区分教会与国家(或社会整体)的设计概念,代表着「大历史」里的现实世界已和基督教世界分道扬镳。

回到《让小孩到我这里来》的国家处境。十九世纪前后初期的德国同样浸淫在一股写实的潮流之中。那时的德国新教学术界正将研究古典文献的历史批判方法学运用在对《圣经》的理解之上。这股「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的思潮搁置了圣经是神所启示的特殊存在,并针对书中的「事件」进行科学式的探究。亦是说,会在作者写作背景、神学动机和文献考古等领域中着墨,例如研究者会计较着亚当是否真为全人类的始祖?「大洪水」是否仅只是文学性的神话传说等课题。

男女老少齐来亲近耶稣

《让小孩到我这里来》局部

画家见证基督信仰的真实
这种以修正字义与校对传统想像的写实圣经,最后,导致了宗教比较学学者费尔巴哈(Ludwig Feuerbach, 1804-1872)在《基督教的本质》(1841)里的谈论,认为宗教并非是单纯的迷信或妄想,而是「人由内而外的图像化投射」,是人自我存在的本质表现、神是人的自我投射等宗教观。

然而,当我们面对Fritz von Uhde所创作出来的场景,能够感受到这位出身贵族的画家在那个时代所展现的特殊性,为人们带来了一个深刻的「写实」,为基督信仰见证其仍实存于人的生活之中。

首先,观者看见的是一个微暗的逆光空间,画家在色彩上採以灰白色调绘製,在这其中,产生了一股鲜明的空气透明感,以及朴质非华美的视觉感受。而在红砖地板的描绘上,透露着一个由照相术所产生的广角透视,引人看向左方深处门口排队的人群。因此,观看来到第二层的理解。

在画家的安排之下,人物身份由门口向屋内前景处排列,依序可见成年男子、妇人、女孩和小孩,以至于来到画面右端,围绕在身穿蓝袍的耶稣的跟前。艺术家以这样的写实感,让图像连结与回应马太福音第十九章的信息:「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这种将圣经场景朴质化、真实化与去神圣化的型态,正是与传统基督教艺术表现有所区别。

男女老少齐来亲近耶稣

《让小孩到我这里来》局部

捨己爱人的身分记号
与当时学术界的研究气氛对照,艺术家朴质化的「写实」是贴近时代生命实况的需求。德国神学家田立克在谈论十九世纪的欧洲时写到:「(社会)生病的部分是由在这无情的资本主义胜利的日子里被剥削的劳动者所构成。……当工业开始发展,他们从农村来,但在农村中最低的阶级就已经与教会疏远,因为教会总是在上层阶级一边的。」(《基督教思想史》,页569)。与之对照,图画中围绕在耶稣身旁的正是这群与社会上层不相称的庶民,而又在经文的对比之下,此画中门徒的「不在场」,正凸显了其所象徵的传统教会与耶稣基督并未划上等号;在此之中,那群带着幼小者亲近耶稣的「成年人」,则成了一个值得注意的寓意图像。

在对「成年人」的关注之际,始终不能脱离的是一个群体生活的图像。因为在此相互照顾的关係之中,「带着幼小者」来见耶稣,意味着成年的主体不单单考虑自我慾望的需求,不仅仅只为赚取丰硕而活、不汲汲营营地建立社会地位的成功。画面中,朴质的人们紧闭双唇,神情肃穆,带出了「亲近」耶稣是一件深刻的主动作为,而非言语上的辩论;以室内暗示室外,寓意着信仰的实践是改变向着外在世界的方向,转向来到有主临在地方。

若我们再顺着经文向下走,会看见那「富有的少年人询问永生」的事蹟(马太福音十九章16-24节),正是让我们明白亲近耶稣与「跟随基督」的连续性,以及将自己所有的「分给穷人」其实并非如同资本主义中「支付行为」的经济活动,而是拥有一个关怀他者的生命向度。

若是要对Fritz von Uhde的这件写实宗教画做出小结,那幺似乎可以看见它的图像语言所要传达的,并不是要我们将信仰的理解限制在神圣性或圣洁感之境;而是要让人的目光看见在一个强调历史主义的年代里,在追求眼见为凭的社会中,跟随基督仍然会是一家之主,且是捨己爱人的身份记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